潛入婚紗的女人   

我讀《潛入婚紗的女人》

    ──女性在愛情裡的地位與價值觀

 

 

        如果說《潛入婚紗的女人》是一個拼盤,那麼它涵蓋了酸甜苦辣;如果說它是珠寶盒,裡面每個人物的價值觀--不管在他人看來是好的或是壞的--都是如此獨一無二,有些如鑽石般耀眼,有些則如玉石般溫潤……而真要說每個人物之間的關係,每種愛情觀就像個圓,時而有所交集,影響著彼此;時而沒有交點,像沒有盡頭的平行線。 

 

 

       先來說說咱女主角--可愛的貝瑩瑩小姐。

 

       在某些方面來說,瑩瑩其實是這個時代審美觀的受害者。是什麼造成她如此自卑的?天生的,當然有。然而不可否認的,環境對個性的影響比起前者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!當她親愛的家人、她深愛的男人,甚至是同事、上司等社會大眾,不斷地否定她的優點、膨脹她的缺點,並且加以嘲諷、訕笑,她除了一笑置之還能如何?反擊?他人吐口口水都能將她淹死了,還打啥口水戰?而社會是可怕的,當自己據理力爭時,除非有著拿坡倫的英雄式魅力,否則不會有人同情,也不會有人幫忙發聲,反而是抨擊毫不留情地砸下!其他人羨慕瑩瑩苦中作樂、樂天知命,然而我只覺得感到悲哀,為了能在社會上生存,被逼做小丑難道比較好嗎?

 

        正因瑩瑩將自己看得太低,所以萬元亨才會毫不留情地踐踏她的尊嚴與愛情,萬元亨固然有錯,然而瑩瑩也要負擔部份責任,畢竟是她縱容萬元亨如此對她的。在她和鄒童修成正果前,我對她的執迷不悟只能搖頭,萬元亨有什麼好可以讓她掏心掏肺?被傷害了一次難道不夠嗎?這也顯而易見瑩瑩她不懂得對自己好,如果她懂得愛自己,也許在萬元亨和她分手後就要放下了,而不是和萬元亨藕斷絲連的,造成二次傷害,雖然她不甘心、想報復是人之常情,但更正面些的,應該是讓自己過得比他更好,順便從中挑撥離間……由此可知瑩瑩看似樂觀,實則是個悲觀主義者--只看到自己沒有的半杯水。

 

        她也有著駝鳥心態,雖然看到她自行解讀、接續萬元亨的話,覺得很有趣,然而這其實也暗示著她心底早已清楚她在萬元亨心中的地位是如何,只是她一直不肯去面對它,過著自欺欺人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所有人物中,我想瑩瑩是成長最多的吧!從一開始的任勞任怨,到最後勇於表達想法,甚至比他人活得還自在,更加積極向上……一段深刻難忘的戀情,換來後面人生的幸福不算虧吧?

 

        對鄒童這位男主角,一開始因為視角的侷限,只覺得他這人真的很古怪、陰晴不定……等,甚至還認為他可能會是個玩弄女主角的花花公子,但看到了最後,雖然對他已經放下成見,認為他是個好男人,不過還是對他的有些態度不以為然。

 

       當他一知道瑩瑩是萬元亨的前女友時,內心震驚,無法接受,逐漸疏遠瑩瑩,更甚將兩人間的羈絆斬斷--這舉動在我看來,只能說他對瑩瑩的感情還不夠深,深到無法包容一切(看他不理會瑩瑩的樣子就知道),遷怒我可以理解,人之常情,但當他冷靜過後呢?是否該想想瑩瑩在他、萬元亨和吳雨順這三角關係中,只是個局外人?他為什麼要傷害一個無辜女人的感情,只因為他那莫名的複雜情感?這對瑩瑩來說太不公平。

 

有趣的是,瑩瑩和友人在咖啡店的談話,似乎是作者的暗示:「假如你發現自己喜歡的女生跟你最恨的仇人同居過,還替他拿掉過孩子,你能接受嗎?」在場男士都無法接受,而唯一回答的女性--倩柔,則是大概接受。這很明顯的感覺出男性還是有著極強的領域性、獨占性,甚至有將女性視為所有物的想法……總的來說,這類似於沙文主義。

 

為什麼倩柔可以接受,而在場男士卻不能接受呢?即使時代變遷,然沙文主義和處女情結還是對東方社會有著相當影響的;當心愛的女人為了別人--不是自己,而且還是仇人--付出了所有,不管是身體、孩子、感情等等,一切的「第一次」都不是他所有,能讓他不嘔、不恨嗎?而女性之所以接受,我想那是比起男性,女性更懂得變通,比較不會為了男性的尊嚴、驕傲而如此放不下。誰說男性比較看得開的?從他們對這件事的反應就可以知道,男性有時候比女性還要小心眼,而且是很不可理喻的。

 

所以鄒童對瑩瑩很好,是不可或缺的好男人,然而骨子裡還是個小沙文豬。

 

萬元亨就是典型的沙文主義代表,不管是對女人的態度,還是在愛情觀上,和傳統父權社會價值觀相去不遠。若要說他的家庭因素,但他的兄弟也沒這樣;若要說他有心理創傷,這在文中沒看出來,所以我很難說服自己去喜歡這個蠻有特色的人物,雖然沒有到討厭的程度,但還是希望能夠教訓、教訓他一下(看到瑩瑩教訓他的那一幕,我暗爽很久),別把女人當衛生紙--用過就丟,畢竟「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」。

 

倩柔和倫哥則是典型在東方社會生活的情侶,從籌辦婚禮遇上的挫折--桌數多、聽憑雙方家人意見,結婚的好像是雙方家長,還有嫁一個人等於嫁一家人……這都是在東方社會常常見到的情況。所幸,在倫哥發生意外後,他們彼此相當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幸福,終於在祥和的氣氛中修成正果。

 

撇除奕娜第三者的身分,她在某些地方和瑩瑩相似,像是很會裝駝鳥,估計她愛萬元亨愛慘了,才會對「左右手哲學」沒什麼激烈反應,反而袒護萬元亨,栽贓瑩瑩。這讓我想到很經典的一句:「女人何必為難女人。」不知道為什麼,當女性在愛情裡吃了敗仗,第一個想算帳的對象不是男方,而是情敵。明明犯錯的不只她一人,為何不找始作佣者,反而去找次要對象呢?所以說啊,人的心真的很偏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 再來談談它背後的涵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樣講也許有點嚴肅指出了現今社會對於美的定義什麼才是美?什麼樣的美才能吸引你?傲人的家世嗎?還是數到手痠的財富?或者身材瘦得跟難民一樣?

 

作者以一位在我們看來是胖的女生--非現今主流審美觀所接受--作為主角,從被男友拋棄到參加素人改造節目,都探討著女性在這個社會是什麼樣的存在?價值與地位呢?

 

「素人改造節目」的出現,其實是個有意思的現象,就像現在在電視上不斷地看到各大節目請女性上來卸妝,以對比妝前妝後之差異;也許會有人看得有趣,但這兩者不僅物化了女性,也都帶著主流價值的批判。

 

雖然脂肪過多有害健康,但我想在這個社會宣導人們改善飲食習慣的同時,是否能以一個較為尊重,且不過度「商品化」的方式來表達呢?

 

 

 

     《潛入婚紗的女人》真的使我體悟很多,而我最喜歡封面的那一句:「婚禮,是披著頭紗的惡魔,還沒準備好,絕對別掀開。」這讓我想到《新娘大作戰》裡兩位女主角在準備婚禮時的情況,一對是在衝突中感情日漸堅固,而另一對的感情則是被小事情給消磨,彼此的間隙愈大,到了最後才恍然發覺他們不合適。

 

婚禮,不只是一個通過儀式,也是種考驗。而婚姻,是人生的另一個里程碑,代表著今後的生活都要和人共同分享、承擔,不管是價值觀、生活習慣等,勢必都會有所摩擦,但哪段婚姻不是縫縫補捕的呢?經營婚姻其實有點像在補丁(或縫拼布被),雖然千瘡百孔,然而每一針、每一線都是自己傾注心力的,當到了人生盡頭,驀然回首過往,會發現其實最好的被單,不是嬌貴的絲綢,也不是溫暖的小羊毛,而是那張陪伴自己經歷風吹雨打、仍舊完好的拼布被。

寫於2011.10.26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聞人泉 的頭像
聞人泉

ஐSpringheadஐ

聞人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