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大漠謠》桐華  

我讀《大漠謠》——人生只若初見

 

  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

  等閑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
  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;

  何如薄倖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——納蘭性德《木蘭花令》

 

  如果長期泡在穿越文中的讀者,便一定知道桐華這位作者,尤其代表作《步步驚心》中,四爺的溫柔可是賺了一大票粉絲熱淚。

  在言情小說「四小天后」中,被封為「燃情天后」的桐華,曾有人評論她的文筆「平淡入筆、逐層深入、戳人心痛,她的愛情會燃燒」。不管是深情不悔的孟九,抑或執著守護的霍去病,都能在他們身上看到心痛,但更多的,是對女主角金玉的心疼。

  有別於廣為人知的九子奪嫡,《大漠謠》的故事背景位於漢武帝時期,以霍去病傳奇的起落為輔軸,展開狼孩金玉與兩位不凡男子之間的情情愛愛,以及邊疆民族與漢人的世仇烽火……

  桐華在描述場景的立體感不是很足,難有畫面感,但是在人物描寫的細膩度,卻是很能打動人心的:每當我看見金玉試探孟九,卻屢遭拒絕時,甚至最後是心已死,一瞬間不是心痛可以形容,那種悲傷不是等你翻了下一頁、換了一個場景,便能散去的;它會緊緊纏繞著你,等再提到孟九、看到孟九,都會覺得窒悶,像是為金玉難過——而看到最後他們三人的結局,那個創傷是會留在心裡的,每想一次便流一次淚。

  在銜接歷史的部分上,構思也很巧妙。霍去病的英年早逝,用了另一個方法詮釋:在丹青上他或許已經死了,然而他卻已另一種方式活著,自由自在地。

  兩位男主角各有千秋,對金玉的愛不一樣,唯一相似之處,便是希望她幸福。老實說,真的很難選擇男主角,選了哪個都是傷痛;每個人要的愛情都不一樣,但總有打破僵局的那一天——不管再怎麼不捨也好。

  對孟九(九爺),他的犧牲奉獻固然讓人難受,然而愛情如同人生,錯過便是錯過了,怎麼樣也難已追回的。李商隱的《锦瑟》:「此情可待成追憶 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」不正是如此嗎?

  而金玉,則是從一開始轟轟烈烈地去愛,不顧一切地付出,雖然痛苦過,但在最後也得到了她要的愛情——「願得一心人,白頭不相離。」

  不是痛徹心扉,不是隨著時間淡忘,不是歡笑與淚水,桐華筆下的感情是纏綿難斷的,是每每回憶起便會感嘆:「人生若只如初見」

  是啊,人生若只如初見該有多好。

  亂世中,許多無奈,許多是非,許多情仇……人無完人,每個人物都有他們個性上的瑕疵,然,只要最後的結局是讓人可接受的,便也不枉此生了,是不?

  寫於2012.08.2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聞人泉 的頭像
聞人泉

ஐSpringheadஐ

聞人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