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讀《闇黑之心》──吹熄的十歲童年

    闇黑之心_小封(1)  

  【感謝尖端出版社提供試讀機會】

 

  「全世界都將與你為敵,你將成為身陷重圍的王子,如果他們抓到你,必將殺害你。」──理查˙亞當斯《瓦特希普高原》

  十歲的我們在哪裡呢?十歲的時候,我已經小學五年級,白天在學校上課,晚上補英文或回家寫作業,一切事情做完了,就看個電視,然後十點上床睡覺──平凡而規律,但能感覺到微微的幸福;而《闇黑之心》就是從眾人以為會如常走下去的十歲開始,亦是主角露碧人生的轉折。

  比起《飢餓遊戲》,《闇黑之心》多了份殘酷與現實,卻較《移動迷宮》多了抹仁慈與希望。

  

  「大人害怕的是我們這些沒死的小鬼。」

  露碧一睜開眼,發現她只穿著睡衣,身旁都是陌生人:受驚、躲在一旁瑟縮的小孩,以及對他們充滿恨意與惡意的大人。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但是見證一場場衝突與殺戮,從「青春退化症」存活下來的小孩與改造營士兵之間的生存戰──通常都是後者勝利;又驚又慌的心讓她學會閉嘴,學會躲避紛爭,學會當個被欺辱卻什麼也不敢爭取的膽小鬼……

  原以為她會就這麼死在瑟蒙德,耗盡一生,沒想到年輕醫生遞給她的紙條,竟幫助她逃脫猛獸般的牢籠,而隨後遇見的另一群超能小孩,讓她恍然了解──離開瑟蒙德從不是終點,而是超能旅程的起點……

 

  「救護車,連同一大票超能士兵。士兵不會救他,不可能,他們寧可看怪胎喪命。」

  《闇黑之心》系列一共有三部。第一集在亞馬遜得到4.4分、Goodreads 4.3分的高評價。一翻開書,便受作者亞莉珊卓‧布拉肯極有渲染力的文筆吸引,似是與主角身歷其境,無力感深深攫住讀者的心。

  整本書讀下來相當流暢,劇情緊湊,驚險刺激的同時,又發人省思。好幾次讀到一半,都會聽下來,與生活中的一些事情連結;沒有說教式的言語,沒有老套的感慨,有的只是人物所引起的共鳴。

  故事結構上,作者設計得相當用心,前後呼應,例如莎曼的話、《瓦特希普高原》片段貫穿全文;讀到最後,第一集整個劇情是完整且可獨立的,就算故事停在文末或者寫續集都行,相當令人驚艷。

  劇情環環相扣,有些局中局的感覺,作者把「反烏托邦」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在我們以為主角逃離桎梏,狀況會漸入佳境,不用繼續過著擔心受怕的生活,卻沒想到這又是另一種極權與陰謀;整個世界受到「青春退化症」的侵襲,變得混亂而勢利,誰也無法相信誰,誰也不知道可以去哪,因為每個勢力都在利用他們。

 

  「你說我是怪物、是怪胎。但把我養大的人,是你。」

  由於故事是從露碧十歲跨到十六歲,歲月的橫跨使主角目睹殺戮的懼怕有所不同,這在作者處理血腥場面的細緻度可看出一二:十歲的露碧一一描繪橘印者心靈控制超能士兵舉槍自盡、橘印者如同狗被塞嘴套等,像是目擊者,卻同樣要受擺布;而十六歲的露碧,待在瑟蒙德六年,心早已麻木,在遇到超能士兵、賞金獵人的追殺,試著讓自己與夥伴活下來,根本無暇理會殘忍與否,與十歲時的旁觀、無助徬徨的角度截然不同。

  如果看過《飢餓遊戲》,那麼也許會覺得書中的自相殘殺,不會讓人感到膽戰心驚,可以說讀者因凱妮絲而堅強:然而,《闇黑之心》的種種,如同希特勒的集中營,看得人潸然淚下,只能說作者刻意讓露碧平凡,將讀者狠狠地拉進恐懼深淵。

 

  「別害怕,別讓他們看見妳的恐懼。」──莎曼

  如果期待見到與《飢餓遊戲》凱妮絲一樣堅強、所向披靡的主角,那麼可能要失望了。露碧很平凡,也很懦弱,她只是尋常家庭的小孩,卻不幸地擁有獨一無二的強大能力,改變了她的人生。

  實話說,剛開始閱讀這本書時,心情很複雜,除了整本書都是灰黑色基調外,主角的個性太讓人憋悶。由於露碧消極怯懦,容易逃避躲事,朋友莎曼的義氣果敢都比她出彩,是以內容前半部吸引之處在於整個時代背景,露碧如同被劇情推著走,被動地接受一切變化,行屍走肉般只求生存;直到與連恩他們相遇,露碧才有所成長,為了變強,為了不傷害所愛,為了保護同伴,試著接受害自己與家人分離的能力,學著去控制她的能力。

  

  「閉上眼,我來把故事說完。」──露碧

  《闇黑之心》描寫了人類對未知力量的畏懼,刻劃出人性的自私與黑暗。縱然主角們經歷種種險境,身上背負著許多人命,卻也承載著希望,我想這就是魅力所在:絕望中的希望,如同黑暗中的暈黃燭光,搖曳卻堅韌地燃燒著。

  就算露碧的童年在十歲就被吹熄了,然而,持續發光發熱的是新旅程,即使前方是未知而遍滿荊棘、惡意的道路,即使前方沒有人會給予她溫暖的微笑,她還是要走下去,勇往直前地。

  期待下一集,見證露碧的突破與無所畏懼。

  ──只要狡黠靈敏、足智多謀,你的一族將永遠不至滅亡。

 

  寫於2015.05.03

 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聞人泉 的頭像
聞人泉

ஐSpringheadஐ

聞人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