吃貨走天下part I──鹽烤鴿

 

  DSC_4039    

  提到鴿子會想到什麼呢?

 

  有人會說:「和平的象徵!」嗯,非常經典的回答,聯合國表示。

 

  一旁的賭徒插嘴:「賽鴿!」

 

  還有人會說:「送信的好朋友!」來自於久遠時代的人道。

 

  也許有人會說:「噴水池前可以灑麵包餵食的鳥!」這可能是有著名噴水池國家的人會說的。

 

  或者有人會說:「不斷製造鳥屎的源頭!」這是在都市人見到鴿子的心聲。

 

  如果問我,我會說出第一個答案,不過很快地,我又有了別於以上五個的回答。有天在剝玉米的時候,看到在跑來跑去啄食玉米的鴿子家族,想到院長曾說養鴿子是為了帶給孩子歡樂,心血來潮地問院長媽媽,「你們會吃鴿子嗎?」

 

  會有這個奇想,起因於很是喜歡看大陸小說,讀久了對於鴿子的定義不再如此單純:橋段一,在森林中看到鴿子飛過,餓昏的主角將鴿子射下,準備烤乳鴿,誰知在鴿子上居然發現一封不可告人的密文,從此主角踏上了逃亡的旅途;橋段二,主角在手邊唯一鴿子綁上書信後,飛鴿傳書,卻在鴿子飛走不久後又錯殺,原因是他看到那隻鴿子飛遠了,突然想吃烤乳鴿……

 

  深受小說影響,對於鴿子,除了和平,還有了新的答案:烤乳鴿。這是我在臺灣從未接觸,也從無機會去嘗試的料理,一直難以理解鴿子的美味,於是我暗下決定哪天到大陸看到烤乳鴿一定得嚐嚐──沒想到,首次品嘗鴿子的經驗會獻給肯亞。

 

  院長媽媽看了鴿子一眼,道:「我是不吃,不過叔叔會吃。」

 

  「叔叔會吃?」

 

  「會吃啊,他在自己的部族會吃,這邊……要看情況。」院長媽媽笑著看我,「如果你要吃,我可以跟叔叔說。」

 

  當天我就跟四川的朋友求證,大陸人吃不吃鴿子這問題。她先是沉默了會──可能在想我怎麼會問這個奇怪的問題──才說有些人吃,有些人不吃,但她沒吃過。

 

KVADPhoto+  

  我在肯亞的運氣時好時壞,好的時候很好,就好比這次似乎受到吃貨大神眷顧。過了一週後,有隻鴿子因為晚上太冷快要病死,叔叔只好宰殺來吃,我也才有機會見識肯亞鹽烤鴿處理過程。

 

  叔叔於鴿子脖頸處劃一刀,鴿子幾乎沒什麼掙扎就不動了,之後將頭切開放血。伊瑪紐見狀,遞出一鍋熱水,以做鴿拔毛。除毛過程中,育幼院裡的小朋友好奇圍觀,還有貓咪在一旁虎視眈眈,整個場面熱鬧不已。

 

  待整隻鴿子去除羽毛,清理內臟後,就要將全身赤裸的鴿子炙烤。先是塗上一層又一層的鹽巴去腥,接著叔叔隨意地找根木柴,剝出較細的木桿,串上處理好的鴿子;其後,就是進火爐燒烤。

 

  叔叔很開心地喊:「nyama chomaroasting meat)!」

 

  伊瑪紐也十分興奮地盯著柴火旁的小鴿子。

 

  「……」我看著那隻拔毛後,縮水不少的鴿子,問:「鴿子真的這麼好吃?」

 

  伊瑪紐毫不猶豫地回答,「當然,真的很好吃!你要吃嗎?」

 

  勇於冒險的我欣然答應。

 

  該說盧希亞(Luhya)的漢子都是如此剽悍嗎?不,也許他們也有著吃貨的潛能。因為不管是來自吉庫尤(Kikuyu)的院長媽媽,還是育幼院其他工作人員,對鴿子肉都一臉敬謝不敏;尤其當安(Ann)看到我們三人圍著爐火的時候,手上拿著那隻粉色鴿子時,搖搖頭,笑道:「Oh my Jesus!」而當娜歐蜜知道我也吃了鴿子後,嘖嘖驚嘆。

 

  由於鴿子太小隻,所以每個人最後只分到小小一塊。鴿子肉相當軟嫩,相當順口,不過可能是在洗的時候沒有洗得很乾淨,肉帶著點兒鴿騷味,但無損肉質口感與鮮甜。

 

  啃完分到的小翅膀,意猶未盡,我盯著骨頭,默默發誓:下次去大陸一定要吃到烤乳鴿!

  

  寫於2014.07.3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聞人泉 的頭像
聞人泉

ஐSpringheadஐ

聞人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