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讀《國王的獎賞》——征服婚姻馴服

《國王的獎賞》茱麗˙嘉伍德  

  

    ——羅伊將她緊緊擁入懷中。他會讓她以為是她逮住了他,不過他很清楚事實是怎麼回事:他當初是奉命去抓住一則傳奇。

  

  而他確實抓住了。

 

 

  接續《新娘》後,春光出版社再次推出茱麗˙嘉伍德中世紀系列:《國王的獎賞》。有別於《新娘》的英、蘇衝突,《國王的獎賞》將愛情戰場轉換到諾曼人與撒克遜人之間,跨了一個海峽的衝突更加激烈與火爆。

 

  故事背景是在「征服者威廉」攻陷英格蘭後,戰爭進入尾聲;除了一些不肯投降的勢力,撒克遜人已兵敗如山倒,在這時卻有了一則傳奇故事出現了:撒克遜貴族之女打跑了威廉底下的騎士,而且還不只一次!

 

  羅伊男爵奉命護送這位被譽為「國王的獎賞」的女子到倫敦覲見國王,然而這位桀傲不遜的淑女似乎不肯配合,不僅三番兩次地試圖逃跑,扮作修女丹妮、尿遁樣樣來,途中甚至和他有所口角;然而,到達倫敦後,一聽到國王要求她在諾曼貴族中選出一名男人成為她的丈夫,他竟也想參與這場爭奪她的「決鬥」。

 

  羅伊和妮可成婚後,總是被對方的火爆、不服輸的性格氣得牙癢癢的。他不喜歡妮可反抗他、質疑他;他認為妻子必須事事順從丈夫,並且讓丈夫在屬下面前樹立威嚴,而非破壞;妻子的義務就是讓丈夫的生活有秩序……

 

  然而,妮可似乎並不這麼認為。但是每當她挑釁他的權威同時,懲罰也隨之而來,像是老僕人差點被遣散、低頭默默地聽羅伊碎碎念等等,直到她發現她愛上羅伊後,踩地雷的遊戲才漸漸消停,甚至為了讓羅伊也愛上她,改變自己,依循著羅伊心目中的理想妻子形象——臉上要常保持微笑,因為羅伊不喜歡、不准她哭,認為哭泣代表她不快樂;對丈夫的意見無條件順從,因為羅伊不喜歡她反抗;丈夫在和屬下談話時不要打擾;把家中一切事務打理得有條不紊——妮可發現要讓自己的婚姻像父母那般美滿恩愛,也許她的退讓可以軟化她和羅伊之間的僵持。

 

  當羅伊習慣雞飛狗跳的生活後,妮可的順從讓他滿意的同時,卻感覺到不對勁與失落,想與妮可深入溝通,但她似乎拒絕對談。驍勇善戰的羅伊這次麻煩大了,不只要處理婚姻危機,似乎還有另一個危機正逼進他們……

 

 

  《國王的獎賞》精采程度不亞於《新娘》,甚至更為揪心動人。不僅僅是個性上的差異,主人翁價值觀的落差也很大:如果說《新娘》是可以看出男女個性大不同,感情卻能恆長久;那麼《國王的獎賞》則是可以看出男女在對婚姻上的態度有所差異,彼此試圖馴服對方的同時,也逐漸找到了婚姻的價值與感情的依歸。

 

  羅伊對婚姻的態度是大男人的、有控制慾的,甚至認為妻子是附屬品;而妮可則是希望自己可以像母親那般,在滿足丈夫虛榮心的同時,也讓自己得到「馴服」的幸福感。有趣的是,在踏入婚姻後,他們對彼此的吸引力逐漸弭平族群之間的敵意,丈夫有丈夫的責任,妻子有妻子的責任,這一切都凌駕於所有事物,顯見出作者對婚姻的看法:在婚因面前,其他事物得靠邊站。

 

  相較下,妮可這個女主角的個性並沒有《新娘》裡的傑宓那般討人喜歡。她為了保護家人,總是帶著刺地與人相處;而在某方面來說,她並不是很有耐心,常常發著脾氣,而羅伊還是會好聲好氣地等她發洩完,或者轉身走開,聽著妮可在他身後大罵。我知道羅伊的態度有時很讓人受不了,例如沙文主義、控制慾等等,但是很少看到他和妮可互相大吵,他通常都使出絕招:讓妮可坐下,聽他訓話 (雖然他不承認就是了)。後來,羅伊發現自己愛上妮可後,才恍悟他要求妮可的所作所為是不對的,但這是後話了。

 

  人與人之間總有摩擦,更何況是朝夕相處的夫妻呢?當一切都如同羅伊所想的那般井井有條,生活是否會缺少些什麼?我想婚姻並非羅伊所說的「婚姻像一張地圖」,那般直接攤開,將所有細節坦露在陽光下,無法改變;而是要像一捆沒有盡頭的卷軸,緩緩地展開,慢慢地探索,帶著好奇心望著捲軸所呈現的景象,不管好的或壞的,盡己所能地包容。我想這是經營婚姻所該具備的。

 

  如果你很好奇一對水火不容的冤家,是如何在一次又一次的偏見,一遍又一遍的口角,一場又一場的危機,發現愛情的到來,那麼《國王的獎賞》將為你傾訴這段令人哭笑不得的中世紀羅曼史!

 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寫於2012.12.01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聞人泉 的頭像
聞人泉

ஐSpringheadஐ

聞人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